您的足迹:首页 > 文章阅读 >和郑州的同事

和郑州的同事

我伸手去够钱包,拿出一片给她。她乖巧的撕开,帮我戴上,而后坐下。

进去没有任何阻碍,001大概贵在真实,我甚至能感受到内壁的光滑和紧迫。

也许是错觉,也许是保养得好,我不知道这么淫荡的女孩为什么这么紧,或者因为我的大?她前后摇晃着腰肢,或者乾脆撑在我胸前上下运动。

合着刚才的口水和淫水,交合之处湿漉漉一片。肉与肉相撞的声音因为有了水而不同,合着这女孩一上一下的胸部,我想如果飘窗的尽头有人拿望远镜,那会是一番淫靡的景象吧。

於是我突发奇想,怎么不在飘窗前呢。

就这样,我示意她起来。然后我指向飘窗。从床上一步跨到飘窗上,扶着栏杆,撅着屁股。我则从身后刺入。

她的后背弯曲着,我甚至能看到脊柱的形状。虽然分着腿,她却将大腿夹得紧紧的,支撑栏杆的手臂在发抖。我估计使坏,从后面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有所依靠。她挺着胸,我不知道,农业路快速公交站等车或是来往的行人,是否会抬头看到20层的活的春宫图。

然后我将她转过来侧对着飘窗,不再抓她的手,也不让她有所依靠。告诉她站好,否则不草她了。狠而快的刺入,而后慢慢拔出,趁她不注意又狠狠刺入,那种娇喘加呻吟让我更兴奋。

一小步的移动,脚底感到一片湿,我才发现她的淫水滴到了地上。

飘窗是有护栏的,我想让她坐在护栏上,但高度不够,於是让她穿上高跟鞋,把她的一直腿抬高。她紧搂着我的脖子,断断续续地说着淫荡的词儿。

我不想再高处表演了,於是又回到床上。紧紧贴在她身上,倣最后的冲刺。

她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背。我则将她的腿折叠到胸前,做着最深最快的冲刺。

她咬着我的我胳膊。

就在那声含糊不清的“嗯~”中,我释放了。看看表,1小时20分(算上口交)。

我不想说我是坏人,但明明是她勾引了我。

我拔出安全套,让她跪下,她乖巧地舔着我鸡巴上剩余的精液,并且把残存的精液吸出。

我让她伸出舌头,把安全套里的精液倒在她的舌头上,她卷入口中,我听到了吞咽声。然后用吮吸着我的食指。我摸摸她的头。

医院自然是不用去了,感觉被设计了一样,在接下来的半天里,在出门的落地镜前做了一次,又被口射了一次。

这个有着m体质的小女生说自己是“任大胆”,我想算是吧。

我说你不怕我说你耍流氓,她说男人不都是一样么。

躺着床上长谈时,我才知道她已经在半个月前辞了职,但因为公司规定辞职批准一个月后才能离开,因此需要等待。

她的父母让她回商丘老家,找工作,结婚,生子。她说她从未反抗过父母,所以在这次听话前放任下自己。

她不是处女这是事实,但我不知道她从哪学的这么放荡,她说读大学时有男友,毕业后分了手就自己一个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欲望那么大,於是就偷偷看片,用手,甚至还买过自慰器。

这次是她A片的实践,我笑着说,怪不得口的那么有美国西部范儿。

她说牙齿没弄疼你吧,我说没有,她说自己有看教程。

我说你是做了多久功课,她眨着眼说自己经常用假阳具练习。

我半信不信,这公寓里兼职女多了去了,我住时就知道。但我又不相信她是,否则以此赚钱就好了,何必找我这不给钱的老同事呢。

后来,她给我资讯,说自己找到了新工作。后来,她给我资讯,说自己已经订婚了。

作者:like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网址,视频,热点门事件,导航 - 深蓝色派对
原文地址《和郑州的同事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