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文章阅读 >和郑州的同事

和郑州的同事

我闭着眼,什么都没做只是把屁股抬高,任由她把我的牛仔裤脱到我的脚踝。

我依旧那么躺着,她跪在床下,此时我并看不到她,任由她隔着内裤,用脸蹭着我的鸡巴。

我知道,她的心跟我的鸡巴一样不安分。

我用力,鸡巴动了动,顶着她的脸。她并不打算脱我的内裤,而是打算从裤腿的一边将它掏出,但实在是太硬了,并未成功。於是只得脱掉。

我照旧一抬屁股,并没说什么。她依旧跪在床下,因为脱掉内裤要双手一起,脸贴的更近了。她一只手托住我的鸡巴,在脸上摩擦,经过嘴时,起初闭着嘴唇,而后又张开,用嘴包裹着柱身的一部分,舌头则在柱身上游走着。

我猜,她的脸上应该也沾满着自己的口水。

她由单手改为双手,在嘴唇快要接触到顶端时,一口吞下。由左右摩擦改为上下吞吐。

她的唇紧紧地箍住我的鸡巴,手则在根部将皮固定住。紧缩的腮帮压住柱身,我的龟头明显感受到了那细腻的肉不断地向上移动。在头与柱身的交界处,她猛然旋转着头,让紧缩的嘴唇摩擦着那条沟,舌头则贴在头上作旋转。我几乎在那一刻上了天。

她并没有接着又向下,而是继续保持着吸力,不断紧缩的嘴唇贴着龟头,在离开顶端的一刹那发出了响亮的“啵”声。

我闭着眼,长舒一口气。还未等我舒完,它又紧缩着嘴唇,紧贴着柱身,从头部一贯而下,我不自觉的长吸一口气。我猜那柱身上一定满是口水,否则她又如何如此顺利得向下。

步骤跟刚才一样,紧吸,向上,收缩嘴唇,旋转,拔出,“啵”的一声,那舒爽让我臀部肌肉紧张,我几乎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鸡巴上,我就想忘掉了刚才的爽似的,长舒一口气后长吸一口气,在想应该早作准备,却又在下一次时忘掉了。

来回几次之后,她紧握着我的鸡巴,用舌头尖轻扫着龟头。整个舌面扫过柱身。

我听到每次从下舔到上,她收回舌头时,吞咽唾液的声音。我少一用力,我知道有前列腺液从顶端流了出来,我的尿道能够感受的到那种硬挤的压迫。她则直接用舌头将液体勾了回去,我猜,此时的龟头应该滑得发亮。

这时她用手死死握住根部,大概是为了阻止阴毛,或者阻止血液回流,或者防止我射精,而后一贯到底。

我睁开眼,梗着脖子看她,她早已站起,叉着腿,弓着腰,她用力抬眼看着我,深喉。往复了三四次后,直到她发出不自觉的作呕声,她才完全把嘴离开。

那一刹那,粘液连接着我的鸡巴和她的嘴,拉得很长。我的鸡巴和毛上全是口水,就像她的手上与下巴上的一样。

她再次跪下,一只手握住柱身根部,另沾满粘液却又润滑的手直接上下套弄着柱身,让头部在手中若有若无的摩擦。她问,“就这样射么?”。

我说,“那你想如何?”。

她依旧握着鸡巴,占了起来,跪在床上,一只手仍反向(虎口向下)套弄这。

血脉喷张,虽然也阅女四五,但我从未见过我的鸡巴这样红得发紫。

她的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内裤脱下,挂在一直脚上,然后落在地上,“操我”。

她说。

我把手指贴在她的阴部,中指深陷其中,指腹摩擦着缝隙。我能感受到液体的润滑。

她挺着着上半身,腰部晃动着,另一个手仍然抓住我的龟头摩擦着。另一只手则把我的中指往那洞穴中按。

“操我嘛。”她撒娇道。

她突然转身,反跨在我身上。又将我的鸡巴纳入口内,这姿势是69。

但我确实不愿因给这种来路不明的女生口交,甚至我女友也很少。她发骚地扭着屁股,我只是应付式的将手指伸入。

在阳光下,手指反射着阳光,之后拉出长长的一丝。我怕滴在我脸上,於是赶忙推开她的屁股。

她翻转过来,跨在我身上,直立地跪着,用手扶直鸡巴,想要坐上去。我并不想无套,一是为了安全,二是我怕出什么意外。

我指指飘窗,说没关窗帘,她说没事,远处的高楼还远。

作者:like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网址,视频,热点门事件,导航 - 深蓝色派对
原文地址《和郑州的同事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