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长见识 >长见识:令人瞠目结舌的日本情色文化

长见识:令人瞠目结舌的日本情色文化

最近又有几名日本大臣参拜了供奉着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小泉过去也多次参拜,同时放言以后还将参拜。日本政客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漠视历史的态度毫无疑问会引起日本侵略战争受害国人民的强烈愤慨,同样会更加警惕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其实,人们需要警惕的何止军国主义,日本的黄色文化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同样不可忽视。

令人瞠目结舌的日本情色文化


日本漫画充斥色情

互联网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前,那些没有到过日本的人最先对日本黄色文化的印象始于日本漫画。毋庸讳言,日本漫画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清纯时代”,涌现过一批致力于漫画创作的画家。这是日本漫画得以漂洋过海,在亚洲一些国家成为时尚读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是,日本浓厚的黄色文化背景决定了日本漫画不可能永远洁身自好。于是,成人漫画迅速成为日本漫画的主流。这个时候,人们才注意到,除了延续了擅长讲述浪漫爱情故事这一吸引青少年的特长外,日本漫画几乎像是从色情染缸里捞出的一样,处处透露着性的信息。

一些国家对于这股从日本漫画中流出的“黄祸”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更不可能提前出台应对措施,所以,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成为日本成人漫画的俘虏,很多家长头疼不已。你只要随手拿起一本日本漫画,就很容易盾到许多暧昧字眼,像一本名为“爱是什么———天使难眠之夜”的日本漫画,里面充斥着各种性骚扰画面,一本名为“唯美梦想”的漫画更是藏有裸露男体和性幻想的文字。日本漫画是世界上最成熟的漫画,它在日本这样将性等同于白开水的国度如鱼得水,但并不是哪个国家都适合它生根发芽的。

令人瞠目结舌的日本情色文化


影视明星不脱不红

日本漫画是日本人难以自抑的性幻想的产物,但日本人绝不仅限于幻想,他们更喜欢动真格的。在西方国家,成人电视频道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可是日本的成人频道播出的内容之五花八门绝对可以夺世界冠军。很多国家都对色情光盘头疼,日本色情片的产量之高,内容之奇,同样是其他国家所不可比拟的。如果说其他欧美国家的色情片还讲求一点“美感”的话,那么日本色情光盘内容只能用“变态”和“恶心”来形容了。

最近一段时间,英国一家电视台推出“裸体新闻”,女主持人边播音边脱衣服,直到脱得一丝不挂。很多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其实在日本,“裸体新闻”根本不足为奇。欧美的“裸体新闻”要么只有女主持人,要么只有男主持人,而日本的这类新闻则是男女主持人赤膊上阵,肉体横陈。没有见过这阵势的人根本搞不清楚他们是在主持节目,还是在色情表演。

在这样的风气带动下,为了满足观众的变态心理,日本主流娱乐界也只能随波逐流,一脱为快了。所以,影视明星不出上几本露点的写真集,她就不配享用“红得发紫”这个词。

日本人玩自己的身体,时间久了,演员、观众自然就腻了,这个时候,跑到其他国家,折腾其他国家的女性又成了日本色情业的拿手好戏。有些日本人常常跑到其他国家偷拍女性裙底风光,再把偷拍的照片在日本色情网站公开展示,让你糊里糊涂地成为“色情明星”。偷拍对象有女性上班族、女学生。拍摄角度相当猥亵、难看。更有甚者,许多外国女孩幻想淘金被黑帮拐骗到日本,身陷色情行业,失去自由,受尽凌辱。


兽行成为家常便饭

在黄色文化中泡大的日本人其道德水平也就可想而知,日本媒体不时揭出高层政客的性丑闻也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如果说日本政客吃手下女同事的豆腐,或者包养几个情人,危害尚在可控之内的话,那么下层人士把性指向儿童的做法绝对是日本社会的一颗难以割除的毒瘤。

日本教育界部门披露,中小学教师强暴学生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趋势令人担忧。日本曾发生这样一起案件:一名年仅12岁的女学生上家纪子跳车丧生,经警方调查下,揭发了她与比她大二、三十岁的初中社会科老师之间有不伦之恋,最后这名老师被判误杀罪名成立,事件哄动日本教育界之余,更令人关注日本教师的伤风败俗的风气。此外,教师在电车上非礼高中学生、老师在女浴室放置摄影机遭揭发被捕的新闻更是时常见诸报端。可想而知,日本教师的兽行随处可见,难怪代表东京儿童权益的发言人坪井表示:“古时老师被人誉为不可侵犯的专业形象至今已荡然无存了。”

一名日本防止学校性骚扰广播网的前健康教师瓶井秋子表示:“很多儿童受到性骚扰时不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但数年之后,她们会突然想起老师的兽行而感到不安和恐惧。”东京八道大学的社会学家横尾国宏表示:“日本流行的色情电话热线和色情电脑择偶服务,连为人师表者也爱参加这玩意儿呢!”更可笑的是,虽然很多人将性骚扰的矛头直指向伤风败俗的教师,但有专家认为与日本女学生的性感校服有直接关系。


援助交际等于卖身

其实,责任有时候也不全在老师一方,很多女学生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日本色情电影、杂志及很多高销量的成人漫画造成了日本女生的性早熟和性开放的思想。越来越多的小女生喜欢穿性感诱人的迷你裙和白色袜子,连酒吧内的女侍应也落落大方穿上性感的“学生制服”,赚取金钱买名牌服装,于是援交一族应运而生。

援交本意是“援助交际”的意思,其实内涵大得多了。既然是“交际”,那就一定是双向互动的:日本少女,特别是尚未走向社会的女子高中生,接受日本成年男子的“援助”———日元、服装、饰品、食品等物质享受;成年男子接受日本少女的“援助”———女性的奉献,这就是“援助交际”。这种行为与卖淫何异?可是,日本人不仅习以为常,而且加入这支援交大军的人越来越多。“援助交际”在女子高中生中的比例高得令人吃惊,高二女学生中有32.3%有援助交际行为,高三女学生更高达44.7%。像朝日电视台等颇有影响的媒体还将此制作成娱乐节目公开播放,甚至广告播放“援助交际女”的联系电话、价格、玉照等。事实上,“援助交际”并不仅仅存在于女子高中生中,这种“援助交际”还存在于女子大学生、女护士、女教师、家庭主妇等等日本女人之中。如此广泛的“援助交际” 恐怕就是日本女性对日本社会的普遍援助了。


乱伦情结令人瞠目

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论的说法,人们有恋母情结不足为怪,估计哪个国家都有乱伦这种事发生,可是当整个社会把乱伦都不当成一回事的时候,这个国家的民族心理就值得注意了。

日本人虽对佛教非常崇尚,可对性的看法和做法却令人瞠目结舌,在这方面,欧美也要甘拜下风。但日本人对性的态度十分独特和欧美并不一样,有些让人难以接受,甚至超出了社会伦理允许的范畴。一些日本男人个个都像君子,待人彬彬有礼,可一旦涉及到性问题,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特别放肆。谈论起女人和性了,个个眉飞色舞、毫无顾忌,他们会详细描述自己和女性做爱时的每个细节,包括女性生殖器官的形状、自己的动作姿态、女性的反应如何,还互相交流心得。

其实,日本的法律也禁止乱伦,官方舆论对乱伦行为是严厉谴责和极力反对的,对父亲强奸女儿或儿子强奸母亲的要处以重刑。可是,日本在媒体经常有有关乱伦的报道和介绍,而且有时人们也喜欢议论涉及乱伦的消息。日本民间或人们私下里对那些“不伤害当事人且不危及他人”的乱伦事件的态度宽容到令你难以置信的程度。

如果剖析一下日本社会历史和现状的深层,这种黄色文化十分适合日本社会的国情。日本社会一向是公认的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女人是男人的附属--为男人而生存———潜伏于日本女性头脑中的意识。她们认为为自己创造了幸福生活的男人献出一切是她们应该做的。或许正是出于同样的原因,日本的男人对女人的爱好以及由此衍生出变态的性行为便是理所当然的了。


一、日本推出新一代姓名:臀部、妓女等词赫然上榜

日本的家长们已经获得政府的许可,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尽可以给自己家的小孩取一个叫“臀部”或“妓女”的名字。

日语的书写方式源自中国的繁体字,二战后日本政府对日语书写进行了简化,下令废弃了几千个繁体字。近几年,政府迫于压力,不得不恢复使用一些晦涩的老字,以便于家长们给自己的孩子起更多有趣和新颖的名字。

在传统的日本姓名中,Hanako,即“花子”,是一个女孩的名字,意为“花之子”,有漂亮美貌的意思;如Manabu,即“学”,是一个男孩的名字,表示勤奋好学的意思,但是如今,这些传统的名字已经不受日本家长们的青睐。

在日本司法部最近增加的578个可以用于起名的字中,有十几个可能会被家长们视为低级趣味,如“痔疮”、“阴道”和“污点”等。

司法部的语言评估小组认为,不应该由他们来对一个字的道德意义进行评判,应该留给家长们自己来选择,但是终是有人对这种“大胆前卫”的作法看不下去,在公众的压力下,司法部决定收回9个最有争议的字,其中包括“强奸”、“大便”和“癌症”。

二、看变态的日本人---东京的夜晚。

作者:dainys

黑夜来临,东京这个五光十色的国际化大都市披上了一层深奥莫测的神秘面纱。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在那些白天让人无法想象的空间里,一些看来很普通的家庭主妇、年轻女职员,还有女高中生,借着夜幕的掩护尽情放纵着自己,以她们特殊的方式诠释着对这个世界理解和观念。

魔镜房里的女高中生∶价值11000日元的唾液

晚上9点整,正在读高中三年级的美吉和往常一样,背着又大又沉的书包来到打工地点。虽然高考一天天临近,复习非常紧张,她还是尽量抽出时间完成自己的“工作”。

美吉和其他女孩一样,换上工作装DD一身漂亮的水兵服,在一个大约10平米的房间里和大家一起玩着卡拉OK。直到有客人挑选了她,美吉被带进另外一个小房间,胸前挂上牌号,手里拿起价目表。上面列出的P、B、L、D、S分别是底裤、乳罩、短袜、唾液和尿液的缩写字母,边上的数字则是1000日元钞票的张数。她们可以根据客人的要求,出卖自己的底裤,甚至体液,但无需让客人接触自己的身体。客人在隔着布帘的另一侧,对面是一面很大的魔镜。通过镜子,他可以把美吉看得一清二楚,而美吉却根本看不到他。

在这家名为“最后幻想曲”的夜总会,只要客人挑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被带到单独的小房间里,隔着魔镜与女高中生“见面”。让人意外的是,在这里打工的女孩子中,出身不错、娇生惯养的“公主小姐”格外多。美吉的父亲是一家著名企业的高级职员,母亲也是一位职业妇女,拥有位于东京某高级居住区的豪宅,是一个很体面的家庭。

“也许有人会觉得出卖自己的底裤这种事情很无聊,但对我来说却是个最快的赚钱手段,不过也有一整个晚上吃‘白板’的时候。”美吉口气平淡地说。她在这里不仅玩得愉快,每个月还可以有近20万日圆的收入,一口唾液就能卖到11000日元,比起在麦当劳拼命地死做,也只不过850日元的时薪,这真是太容易了。

名叫至芳的高中一年级女生,她喜欢这里的原因和美吉又不太相同。还在至芳读小学时母亲就去世了,姐姐有了男友也常常不回家住。父亲和至芳约定∶只有星期天两个人什么地方都不去,聚在一起吃饭,平时谁也不管谁。像至芳这样的孩子不止她一个,父母离异,缺少家庭温暖和正常生活,她们对双亲抱有嫌恶感。其中对父亲不满的更多,说自己的父亲是“罗嗦”、“过于严厉”、“随心所欲”的男人。

新宿二号街:等待网络女友

新宿二号街尽头,一幢古香古色的旧建筑里,秋子正在二楼的酒吧等待与她的网友见面。19岁的秋子是私立大学的一年级学生,这是她第一次从网上走下来,体验与网恋女友约会的滋味。时髦的打扮加上前卫的说话风格,让人止不住要发出世风不古的感叹。吧台上一台小型电脑连接着手机,屏幕上是女同性恋网站的网页画面。

新宿二号街是这些网络女同性恋聚集的“圣地”,街上的20多家酒吧按成年女子、新人类以及年龄和趣味的不同分得很清楚,圈内人决不会走错地方。环视秋子约会的这家酒吧,可见都是稚气未脱的20岁前后的女孩。

背靠着一面涂满各种插画和意思不明词语的墙壁,26岁的女老板说:“女同性恋的潜在人数绝对不是个小数目。尽管社会上说她们是精神缺陷,但作为一个客观存在是无法否认的。”

十多年前的女同性恋者给人留下的印象还是用理论武装来与社会抗争,而今天的新人类女同性恋者却一点也没有她们前辈身上的拘谨的感觉。

秋子自从懂事的时候起就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努力地自我抵抗,长大后开始为自己的性取向苦恼。不过,当她了解到网络上这个同类世界的存在后,尤其是来到新宿二号街约会的时候,她终于获得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当然并不是从今以后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毕竟与社会是格格不入的。秋子也试着掩盖自己的性取向寻找男友,体验异性交往的感觉,但一到这里就什么都动摇了。

浅草ROCK座:从女职员到脱衣舞女郎

在Hip-Hop强节奏音乐的冲击下,空气似乎也在震动。巨大的5面镜子,堆积如山的各种服装,壁橱里摆得满满的用于背景音乐的CDDD这里是东京脱衣舞“殿堂”DD浅草ROCK座。

7楼的练功房里,若菜正在不停地舞动。23岁的若菜显然摇滚动作还不太灵活,她刚刚摆脱了4年的公司职员生活,学跳脱衣舞还只有一个月。若菜学舞的动机实在很单纯,只是为了告别沉重的过去∶“我已经在同一家公司里做了4年,考取了秘书资格证书,但工作的内容丝毫没有改变,就是倒茶和复印文件。我忽然觉得长时间这样下去,连性格都会变怪。在看了《Show Gril》这部电影之后,很是羡慕那些舞娘可以尽情挥洒,就想,索性让生活来个‘改头换面’,去当脱衣舞女。”就这样,她辞了工作,单身匹马来到ROCK 座接受面试。从未有过表演经验的若菜一个星期之后就出场了,连思考一下都来不及。

这天正好是若菜单独学舞的日子,老师是从18岁起就活跃在日本演艺界的舞蹈创作者和辅导者、现已64岁的小山雄二郎。

“你又不是机器人,要掌握节奏!”背后传来了小山老师严厉的呵斥声。

若菜每天练6个小时,连续3天,要学会5首曲子,然后上台。紧张和辛苦是可以想像的,但她脸上的笑容分明告诉大家,那是一种摆脱了所有束缚的满足感。

不仅是若菜,摇滚乐团里的每个人,包括后台的阿姨,每个动作都流淌出舞蹈的节奏,她们原先也是ROCK座的舞娘,到了一定年龄就“下岗”,有能耐的当起老板,自开炉灶,还有的就留下来做些照料舞娘的后勤工作。她们同舞女年龄之差,大的甚至能以祖孙相称。


“成熟女性俱乐部”DD女人的第二职场

从巢鸭车站往大冢方向步行约5分钟,可以看见一幢公寓似的别墅,“白玫瑰俱乐部”的“见面室”就在里面。屋子中间有一个烧得旺旺的暖炉,除此以外没有多余装饰,显得洁净舒适。电话铃声不断地响起。

大冢是主妇俱乐部的密集地,已有很长历史,最近多改称为“成熟女性俱乐部”。“白玫瑰”的会员就都是30至50岁之间的所谓“成熟女性”。她们斜倚在暖炉边,神情安详地看着画报,和贤妻良母似的家庭主妇没什么两样。接听电话时,她们更是充分展现出女人的柔情,声音甜美,语调悠扬。

打电话来的男人有20来岁的小年轻,可能有恋母情结的较多,表现出在无法向父母撒娇时产生的一种叛逆式的依赖;也有50岁左右的成功男性,他们自以为很坚强,或装出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但其实内心里很脆弱。只要他们拨通“成熟女性俱乐部”的电话,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倾听和慰藉。

来这里“上班“的女性也分为两种情况。35岁的绫子结婚已经10年,由于与丈夫年龄相差较大,丈夫的工作应酬又很忙,两人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他们没有子女,所以绫子常常毫无顾忌地上晚班做到深夜,以此填补生活的空白。对丈夫,她只说是去餐厅做钟点工了。

41岁的树子情况却完全不同。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独自带着儿子。孩子的父亲是在公司任职的高级白领。在怀孕的时候,树子发现丈夫和一个年轻男人同床共枕,方知他是个同性恋。可是,为了有钱让孩子进私立学校念书,几年前她又同丈夫暂时复婚。没想到,丈夫的公司却每况愈下,根本支付不起高额学费。树子不得不来到俱乐部,并且再度和丈夫断决了关系,一个人负担起儿子的全部教育费用。

日本成人商店


下北泽成人商店:祖母级的顾客

走进位于下北泽的成人用品商店,陈列的商品可谓琳琅满目。从催情的底裤、药品到各种说不请名堂的**工具,应有尽有。这是一家专为女性服务的商店,男人被拒之门外。

店长英子是一个常常在日本新闻媒介上露脸的名人,还兼做顾客的咨询指导。她说现在她最关心的是老年人的性问题。给她印象最深的是与一个83岁老奶奶的交往。那是一个举止优雅,态度谦和的退休教师,到店里想要购买一种可以激活荷尔蒙的用具。她的丈夫故世了,孙子也不在身边,所以想过上有质量的生活。不过,她不太懂得仪器的使用方法,买回家后竟然连续弄坏了3台。

在日本,老年生活中的性烦恼已成为普遍的社会问题,过去那种掩盖老人SEX的时代已经过去。

在开张营业的7年时间里,英子深切地感受到,妇女的性观念和已往大有不同,从过去的“希望过上愉快的性生活”,到现在的“非有不可”,甚至有的女人会非常直率地告诉你∶“一个男人恐怕不够。”这简直是“疾走”级的变化。

本八幡车站公寓:柔软肌肤上的龙飞凤舞

静静的房间里,只有“唧——唧——”的一阵阵像虫鸣般的机器声在回响。文身师手上的德国造刺青器正在姑娘柔软的肌肤上来回移动着,已刺就的牡丹花边上,一条龙初见身形。

名叫达磨的文身师29岁,开设“文身所”近两年来忙得不亦乐乎。旁边还有一个跟着学习文身技术的女孩,身上有三处显眼的刺青,手腕上是四叶苜蓿,肩上是鸽子和十字架。她叫由理,白天在一家不动产公司上班,晚上到这里学习文身。早早成熟起来的由理,22岁那年结束了维持两年的不幸婚姻,也是在那时有了第一次文身的体验,而且上了瘾。

躺在床上接受文身的姑娘叫惠美,19岁。她不时因疼痛扭曲着脸,但这丝毫动摇不了她文身的决心。不一会儿,在纤弱的臂膀上,一条龙已经在张牙舞爪了。 “我被相处了3年的男友甩掉,所以到这里文身,算作一次转折吧!”惠美说着,从钱包里掏出8张1万日元的钞票,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但红肿的肌肤还是能说明她受的皮肉之苦并不算轻。

三、看看变态的日本人(恐怖,饭前饭后1小时勿进)

人肉罐头DD日本人新“食”尚

内容:

其实,开始时,我不该打开这个网址,朋友并没有告诉过我这是个什么网址,里面会出现些什么,他只是很沉默的将这个网址发给了我,然后便不再发一言。这很有效,于是我的好奇心便油然而生,接下来我要做的只是点一下鼠标,在不需要一秒的时间内,我便能知道我所好奇的内容了。

我只知道这是个图片,内容却不知晓,于是就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去面对了这个在下一秒里出现的画面。

既使这样的画面,是需要下十足的决心,以及充份的让胃部空着才能够去看的。

壹秒钟实在不够久,只够我的眼皮来眨一下。

是几幅照片,被分别纳在了一起。因为网页较长的缘故,我只能先看到前面两张。

从照相的角度看起来,不象是偷拍的,左起第一幅是超市购物的镜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右上角隐隐可以看到几个日文,相片当中有一个面目清秀的妇女正微笑着伸手去取货架上的看起来象是罐头的货品。

接下来的第二张,便是关于那个罐头瓶的特写,“脑浆”两个字赫然的印在标签纸上。中文始终是日文的母亲,这让我们不需要任何翻译就可以看懂这两个触目惊心的字眼。我唯一惊讶的就是,什么时候起动物的脑浆也可以成为一种时尚食品了。大和民族的口味确实有点与众不同,我们这些其余的亚洲人实在有点跟不上潮流了,这或许也可以成为日本国在亚洲独竖一帜的另一个新标识吧。

还没有去看第三张时,我便已隐隐觉出不对,拍摄者有意在向我们交待一件事情,这件事看起来并不轻松,我仿佛已经嗅到某种野兽的味道。心跳竟随着目光的下移而加速。

第三张:一个剃平头的日本男人站在台案前,戴着白手套,正用一把小刀就着一个白托盘里,将一个人的大脑半球平均的切分成数块,我看到他的身后分别停放着两具死尸,尸体只有脚被摄入了照片,看起来其中一具已经被剥去了皮。这里显然是停尸间。

我还没有吐,因为仅仅这样的话,还不至于。我以为他正在进行大脑解剖。

第四张:还是这个男人,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不再是大脑,我一开始看得并不真切,还以为是条大鱼之类的东西被切开了摆在盘上,或者并不是我眼花,这只是眼睛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的一种托辞。我再擦了擦眼睛,终于看真切了,胃开始壹阵收紧DD是一具被分尸了的死婴,头上的五官才刚刚形成,并且连在身子上,四肢已经被切了下来,摆放在一旁,叫人乍一看去,以为是初熟的青蛙腿。从死婴的色泽上看,似乎也真的熟了。

我有点忍无可忍的去看第五张DD这个男人正手拿一个死婴在水笼头下冲洗。

最后一张:这个日本男人,居然把这个与他是同类的生物胎儿当成一道菜,津津有味的啃食!!!!

接下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呕吐!根本没有办法去忍,所有的食物在一瞬间就似成了那个婴儿的躯体从我的嘴里喷涌而出!

我能忍受死尸,能忍受解剖,甚至也能对肢离破碎的肢体视而不见,但是这次,我的忍不住了,当一个民族可以将自己的同类的胎儿,甚至大脑做成食物来出售的时候,那么这个民族与野兽还有什么区别?

我实在不想再发表任何的关于日本人的评论,因为失去了气力,也没有了精神,我的所有都被眼前的画片震憾着!

我能做的,只是喘息。

我开始为自己与那个平头的日本人是同类感到羞耻DD就算是路边的一条饿狗,也不会借同类的尸体来充饥。但是日本人可以。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已无话可说了。

待我缓过劲来,才发觉滚动条的还可以拉动。


四、变态的日本人

虽然我是个爱狗比爱猫多的人,但看了这篇文章,我哭了。为无辜的小猫,更为无辜的千千万万死伤在那个变态民族手下的人。我很相信这是那个令人发指的 “大和民族”所能做出来的事,因为发明和热衷于这种变态的事情是他们的特性,是遗传中的恒古不变的变态因子的遗传与变异中变本加厉的残酷。

我很喜欢SONY,我也在用松下的手机,但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买任何日本货了。我想做为一介小平民,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能做的只是用无言的沉默去对抗。

当然,我很赞同把那个变态的“艺术家”也塞到瓶子里,让他成为名扬天下的"艺术品"。

我的心惊悸着日本即使拥有全亚最先近的进步,但某部分的文化还是令人…这种流行实在令我感到痛苦!这我原以为是个笑话,但近来一些消息证实日本的确有这些现象。

转贴一则日本的宠物流行信息,我的心惊悸了,在痛苦地抽搐,我的眼神一如它的眼神一样,悲愤而无奈。

小小的方瓶里几个月大的小猫显然已被装进一个月了,正在飞速生长的身体把方瓶撑得满满的,它两只前爪紧紧地抵着玻璃,一只眼睛也被紧贴在玻璃上,呈平面而痛苦地闭着,这就是在纽约的日本人所谓的东方缩微盆景艺术,把一只几个月大的小猫的肛门用上好的胶水粘着,然后用一根细管子置于前面用来给不能动弹的小猫灌输养料,另一根管子放在后面用作直肠似的排泄。科学发达的今天,制造了无数生机的同时也制造着无数罪恶,他们给小猫喂食一种促进骨质软化的化学药,方瓶内的小猫不能动弹,无法搔痒,酷爱干净的天性更使它们无法清洁自己,就这样,一时时,一天天地过去了,一个月后,小猫身体的外形开始与方瓶的形状吻合,一段时间后,小猫变成方形的,在瓶子里成了一道十足的盆景,那个首创此"艺术"的日本人称之为"盆景猫",但小猫的毛色,再没有缎子般光亮润滑,而是散发着一种雨季里常见的零乱的晦涩;大大的眼神里,已没有了光泽,没有了精灵,没有了一切生命值得为之闪闪发光的灵气,它的眼眸大而无神,开始时那种苍白的悲哀也不见了,代之的,是一种冷漠,一种化石般的冰冷,生命在人性的缺陷中凝固成一道现象,结成一种风化的、被随时随地放置在桌上、几上的装饰物体。生命已幻化成空洞,方瓶里,禁锢的是一种愤怒的灵魂。

我想起日本入侵中国时,他们在中国的领土上手刃着中国人的生命。几个日本兵用他们大和民族最擅长的剖腹方法剖开中国女人的肚子,取出血淋淋亮晶晶的子宫,罩在女人的头上,那个被捆在高大电杆上的女人只是痛昏了,并没有立即死去。是日本人,他们将这个剥离母体的子宫罩在那女人的头上,在太阳的灸烤下,慢慢地凝固 萎缩,最后将女人的头紧紧裹住,那个中国女人,就这样被自己器官慢慢窒息折磨死去,日本兵象观赏歌舞伎一样,在旁边作出野兽样的欢叫。

冰天雪天中,一勺勺的雪水被浇涛在中国人裸露的手臂上,直到被雪水裹成厚厚的冰凌,手象一个路标,直直地指向前方,最先的神经感应已经被雪水消灭得麻木,活象沙漠中一动不动的仙人掌,生命的流动从这一截冰凌的手上消失。尔后放入高温中,再用镊子轻轻地揭去,从手肘开始到手指尖的整张皮肤象衣服一样从手上完整地"脱"了下来,露出白森森的、完好的骨头架子,象一具活体标本,阴郁而幽幽的,永远被收藏进历史中无法湮灭的那一页。

高压舱内,中国人的身体随着日本人手中的按纽而进行着加压或减压的试验,肉体或变得薄薄的,象一页纸那样只印着一双惊恐的双眼;或是五脏迸发,生命在极度膨胀的人性暴行中灰飞烟灭……

够了,够了,不能再做血淋淋的复述了,我的血液在高温中迅速加热,一股被压抑的愤懑在血管中快速澎湃。拳头,恨不得将那呈条形的地图击个粉碎。

那个首创"盆景艺术"的日本人,也是大和民族,他还乐呵呵地说道 把你亲爱的小猫寄来吧,我们可以给你最美丽的艺术,一种东方神秘的艺术。他的精神是一种畸形的亢奋,他的身上,同二战时的日本人一样,有着大和族的血统,却同样地,存在着天然的暴行,我不得不怀疑,他们身体最原始的烙印中,人性道德早已沦丧,他们的血管里,隐蔽着最原始的暴行,以一种随时随地的姿式,准备着随时随地的血腥。

我的老板,一个说话轻轻柔柔的年轻女子,我的网友,一个经常嘲讽时事的人,看到这则具体的报道后,无言以对,半晌,他们说出一句极其相似的话:把那个日本人也装方瓶里……

拒绝购买任何日货。

今天我们多买一件日货,日本人在下次战争里就多一颗子弹!也许,这颗用你的钱造的子弹将打死你的亲生儿子!

为了我们的尊严,为了我们的子孙,不要帮助日本人赚钱了!不买日本车,不买日本电器,不吃日本料理!

从自己做起!这是造福子孙的事呀!

拒绝所有可以分辨的日本品牌,包括日本料理和服装!不让恶狼从我们身上赚一分钱!

日货是便宜!日本车更便宜!但是,你不觉得日本货上有你的耻辱和同胞的血腥气吗?

拒绝日货,人人力所能及,比空洞的愤慨务实多了。

什么叫抵制日货?抵制日货是一种习惯,就是在你可以不买日货的时候不要买日货!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要抵制日货?这个问题问你自己,如果中日现在处于战争状态你会买日货吗?中日必有一战,所以不要为日本人制造子弹了。

已经买了的日货该怎么办?已经花钱买来的东西要好好用,一直用到没有任何使用价值为止,你已经买了,日本人已经把钱赚走了,东西是你的,应该珍惜!

https://upload.cc/i1/2018/06/18/fwT7Bt.jpg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