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文章阅读 >小说:不要再黑小姐了,我给你们讲讲她们的辛酸和屈辱吧。(真实故事)

小说:不要再黑小姐了,我给你们讲讲她们的辛酸和屈辱吧。(真实故事)

不要再黑小姐了 我给你们讲讲她们的辛酸和屈辱吧

  前段时间去局子里蹲了断时间,现在很想给你们分享分享我当初那段在你们看来或许不堪回首又或者荡气回肠的香艳生活。

  写下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改过自新了,因为我从未觉得那有什么错,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只是想让你们了解一个对于你们来说相对陌生的地下世界。

  你们不必羡慕我,虽然我收获过很多,但是失去了更多。你们也无需嘲笑我,因为我所经历的生活对我来说永远会是一段财富。

  话不多说,下面言归正传,就从我第一次去找小姐说起吧。

  对我来说,那一天会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天。

  2010年世界杯,对于球迷来说这绝对是一次不容错过的盛宴,我在小组赛时就下了5000西班牙夺冠。当时赔率应该是5到6左右,如果西班牙最终夺冠了,我可以赢两三万。

  而那一天正是世界杯的决赛,我看好的西班牙也顺利杀入了决赛,西班牙对荷兰。

  当时是七月多,已经是暑期,屌丝我为了赌球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

  比赛是晚上2点多,而我从下午开始就迫不及待了,忐忑、期待,而由于是一个人住又有点孤独,当时很想找个人一起看球。

  在网上搜了一些关于徐州上门服务的消息,发现都不怎么靠谱,最终屌丝我决定亲自去浴场弄个包间再找个小姐陪陪。

  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又上了会网,查了一些徐州的场子。

  最终将目标选择了离我矿大较近的一家,名叫大东海。

  据说这里妹子多,而且价格不高。

  说实话,虽然我并不是一个安分的学生,但是其实真的没找过小姐。

  一是因为大一的时候就交了女朋友,当然后来因为我赌球分手了。

  再者,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内向,不太好意思去。

  怀着一丝紧张、激动的心情,我打了个车来到了大东海。

  从外面看大东海很古老,甚至有点像古代的建筑。

  进去之后也没什么异常的,并没有看到什么暴露的女人,甚至帮我换鞋的还是个中年妇女。

  当时,有点失望。

  换了鞋子后,我就去二楼洗澡了。

  洗澡的时候一直在东张西望,心里想着怎么还是看不到女的,我当时很想喊个女生来帮我搓背。

  一个人在那搓啊搓,还是没看到女的,服务员也是男的,我也没听到有人聊小姐的事情。

  当时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于是匆匆洗完。

  穿好衣服后就准备离开,在来到门口楼道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并没有下楼,而是拐弯上楼了。

  刚来到三楼,我就听到一阵重金属音乐,配合着一些很暧昧的声音。

  当时我就意识到,原来这里才是核心!!

  直接进去,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别有洞天。

  三楼有一个很大的大厅,大厅里有很多沙发,有很多洗完澡的人在这里休息。

  而大厅的墙壁上则挂着一个很大的投影,此时正在放着钢管舞的录像,看得我立马就起了反应。

  准备找个沙发先观察一下状况,刚走了没几步就有个女的朝我走了过来。

  “帅哥,玩玩啊?”那女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个子挺高的,应该一米六五左右,只穿了个热裤和吊带,屁股勒的滚圆,胸也露了大半个在外面。

  只是看了一眼,我的下面立刻就起了反应。

  不过,虽然有反应了,但是我还没准备立刻就上,货比三家的道理我还是懂得。

  跟她说暂时不用,然后我就选了一个沙发躺了下来。

  躺下来后,我就开始看墙壁上的钢管舞,眼睛其实贼溜溜的打起了转,我想多观察几个妹子,然后选一个最漂亮的下手。

  不得不说,虽然这里档次不是顶级,但是妹子还真都不错。一个个穿的极其性感,能漏的地方绝对给你漏,粗略看了下,保守估计有二三十个小姐。

  这些小姐们不断的穿梭在大厅内,不断的勾引着休息的客人,有些豪放的甚至直接就坐到了客人的身上,用手摸客人的下面。

  我当然也同样拥有着如此‘艳遇’。

  只是躺了一会,一根烟还没抽完,就来了至少三个女的。

  这里光线有点暗,而她们妆都比较浓,所以看不出到底美不美,但是整体感觉很好。

  我打算再休息个5分钟,下一个过来的,如果不丑,就去开工。

  又抽了两根烟,期间还有小姐过来拉我,但是我是打算包夜陪我看比赛的,所以还在物色。

  就在我准备将之前一个胸特别大的女人喊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身旁来了一个美女。

  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化很浓的妆,柔顺的长发,给我一种很清纯的感觉,正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不像是做这个的。

  不过,这个给我很清纯感觉的美女并不是来拉我的,而是去了我旁边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的沙发前停了下来。

  她提了一个包,我想里面应该是服务用的套套等工具吧。

  心里有点遗憾,心想着这么清纯的妹子要被别的男人干了。

  我打算再等一会,等服务完了那个男人,我再包她。

  不过,观察了一会,我发现这妹子并没有和那男人离开,而是蹲在了那男人的身前,并开始从自己的包里拿东西。

  卧槽,不是吧,难道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搞?

  吓了一跳的我,继续观察了起来。

  他们并没有在沙发上做,妹子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一瓶精油,帮那个男人开始按摩起了脚。

  原来是先按摩啊……

  不错不错,看起来这妹子手艺不错,今晚就包她了!

  期间,又有小姐来拉我,我任由她们摸我下面,却没有选她们。(嘿嘿,这个方法屌丝可以试试,不花钱也可以享受的。)

  就在我享受着别的小姐的调情,等待着这个妹子服务完,喊她时,却突然发生了状况。

  我听到那个清纯的妹子‘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将目光投过去,只见那妹子已经站了起来,包夜掉落在了地上,一些东西洒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

  我好奇的看了起来。

  那个中年男人一脚在沙发前妹子坐的小凳子上踹了一脚,然后又站了起来。

  用手指着妹子的鼻子,那男人大声喊道:“装jb的纯?出来卖的,装什么装?”

  屌丝我的智商还是可以的,当时就判断出了发生了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个妹子在给男人按摩的时候,这个男人摸了她的屁股,或者捏了她的奶子。

  虽然,我潜意识里是要站在妹子这一边,不想她被占便宜的。

  但是我却认同这个男人的话,出来卖的还这么矜持?

  难道只让日,不让摸?这小姐做的也太奇葩了吧?

  不过,虽然心中有这个想法,但是我还是希望这个中年男人赶紧给我滚粗,不要欺负我看上的女人。

  “先生,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服务的。”那妹子低着头,小声说道。

  “放屁,特么的,这里什么地方,老子能不知道?赶紧跟我去包间。”那大汉指着妹子继续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真的只提供按摩,如果有那个需要,你可以找她们。”那妹子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吧台那群小姐,低声说道。

  原来,这个场子里除了小姐,还有按摩女,足浴女,并不是每个妹子都提供特殊服务。

  这个倒有点出乎了我的意料。

  见那个男人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我很想过去帮妹子说几句话。

  不过当那男人说完下一句话,我忍住了。

  “你不知道老子是谁是吧?今天你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那中年男人继续说道,说完就要伸手去拉妹子。

  敢在场子里如此肆无忌惮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我惹不起。

  当那中年男人说完,他身旁两个沙发上也站起了几个男的,一看就是一起来的,还好我没冲动,想要去英雄救美。

  要不然,屌丝我做不成英雄估计要被打成狗熊了。

  那妹子见这阵仗,估计也怕了。

  “先生,我真的只是按摩的,没有特殊服务,你找别的姐妹们吧。”那妹子用手抠着手指甲,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估计已经蒙了。

  看着妹子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又按耐不住了。

  朝那边走了两步,不过我没说话,只是在一旁看着。

  就在我以为妹子可能要屈服的时候,从门口走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妇女,身后跟着几个看着像看场子的人。

  估计是收到了风声,来压场子的。

  当这个风韵犹存的妇女带着人过来了,吊丝我很聪明的朝后面缩了缩,晚上还要看比赛呢,我可不想受到牵连。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那穿着黑丝的女人提着个挎包,边朝这边走来,边开口道。

  她的声音并没有充满敌意,相反还给人一种骚媚入骨的感觉。

  我估摸着她也是从小姐一路摸爬滚打起来的。

  心里想着既然看场子的人来了,这清纯的妹子应该没事了。

  不过,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这个闹事的中年男人显然有点背景。

  “李姐,你这儿的人不懂规矩啊,是不是要我给她们上上课?”那中年男人接过身后小弟递过来的一根烟,说道。

  李姐堆出一脸媚笑,嘴上说着:“黑哥来了也不招呼一声啊,她们不懂事,我会教训的。”

  说完,李姐朝一旁跟来的人使了个眼色,然后那人赶忙给这个黑哥递了根烟。

  很显然,这个被称为黑哥的男人在徐州还是小有名气的。

  黑哥抽着烟,微眯着眼睛很有深意的看着清纯的妹子,一副这事没这么容易解决的架势。

  八面玲珑的李姐自然是看出了场上的状况,走上前去在清纯妹子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刚来没几天就给我惹事,赶紧下去。”李姐对妹子呵斥道。

  原来,这个妹子还刚来上班没多久啊。

  屌丝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我的思想有点恶俗,我当时竟然在想,刚来没几天,而且还不接客,不会是处女吧?

  一想到有可能是处女,我的同情心又泛滥了,很想去保护她。

  朝着那边走了没两步,黑哥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淡淡的霸气,吓得屌丝我又停住了。

  “李姐啊,不是我老黑不给你面子,是她实在不懂事,出来卖的装jb装。”黑哥继续说道。

  真替妹子捉急啊,当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说。脸都丢进了。

  就在我以为这妹子今天肯定逃不过魔掌时,李姐接下来的表现有点令我刮目相看了。

  都说老鸨子是最无情的,在我看来,这个李姐好的很纳。

  又在妹子胳膊上掐了一下,然后李姐说道:“让黑哥生气了,还不给我走,看到你就烦。”

  说完,李姐不断的给妹子使眼色,示意她下去。

  表面是教训,其实是在保她。

  别看妹子被吓得不轻,人倒是挺机智的。

  说了声黑哥对不起,然后她就捡起自己的包一路小跑着下去了。

  黑哥撇了撇嘴,似乎要开口。

  不过机智的老女屌李姐手一招呼,已经上来了几个性感的大胸妹子。

  黑哥估摸着也不是这里真正的老大,并没有继续闹。

  搂着这几个小姐就去包间玩了。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说实话屌丝当时其实还蛮热血沸腾的。

  感觉有点看电影的感觉,原来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种类似黑社会的老混子啊。

  如果我也有黑哥这样的身份,岂不是可以想玩谁玩谁啊。

  不过屌丝就是屌丝,只能自己意淫了。

  但是,和你们不同的是,屌丝我的内心还是比较强大的。

  黑哥给了我不小的威压,但是李姐我却不怕。

  点上一根苏烟,我朝李姐走了过去。

  当时,解决了黑哥的事情的李姐已经来到了吧台附近的妹子休息区,估计准备给她们一起上上课。

  走了没几步我就到了那里。

  并没有人拦我,我就很顺利的来到了李姐的身旁。

  所有小姐将目光投向了我,李姐也感受到了我的存在。

  李姐给我投来了一个好奇的目光。

  一般情况下都是小姐们上前揽客人,很少有客人主动过来挑的,除非是像黑哥这样的老江湖。

  估计李姐以为我是个常客,所以还对我笑了笑。

  “你是?”李姐对我问道。

  感觉所有小姐都看着我,浑身充满了一种霸气的光环。

  所以,屌丝我很想装逼。

  抽了口烟,然后佯装淡定的吐了一口。

  “刚才似乎发生了点矛盾,咋回事?”我直接对李姐问道。

  听了我的话,李姐重新审视了我一眼,我感觉得到她对我的重视。

  嘿嘿,当时那么多小姐在看着,感觉倍儿有面子啊。

  我感觉得到,那个清纯的妹子也在看我。

  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紧张。

  “没什么,一点小事罢了,你问这干嘛?”李姐对我问道。

  很显然,没有弄清我的身份,李姐也不敢随便说话啊。

  扭头看了一眼这群小姐,然后我对李姐道:“我有话要和你单独说。”

  李姐皱了皱眉,不过最终还是把我带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

  “你是哪位?有什么事?”李姐对我问道。

  “我是谁就没必要说了,我就是有点看不过去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女的。”我对李姐说道。

  说完,我又点上了一根烟。

  也不知道是我频繁抽烟被李姐看出了我的屌丝本质还是我想的太多了,我当时竟然从李姐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嘲讽。

  “这种事在这里多了去了,你还有事吗?”李姐继续问道。

  “给我开个包间吧,就叫刚才那女的来,包夜多少钱?”我直接说道。

  为了掩饰我心中的惶恐,我在说这句话时刻意用了一种很是高富帅的云淡风轻的口吻。

  李姐犹豫了一下,然后又看了我一眼。

  我装作不在意的把我的3g亮了亮,其实也是屌丝用的,不过那确实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了。

  “她是按摩的,没有特殊服务。”李姐对我说道。

  也不知道是感觉我像个记者还是怎么的,李姐似乎刻意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

  “我不用特殊服务,就是想捏捏脚,直接开口吧,包夜,就在你这里,多少钱?”我继续问道。

  李姐再次犹豫了起来,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归根结底还是吃不准我的身份啊。

  “怎么,黑子的面子你给,我的面子就不值钱?”屌丝我当时灵机一动,开口道。

  我故意把黑哥说成了黑子,用以显示我不是一般人,你掂量掂量,心里想着反正死无对证的,李姐不可能去问,吃力不讨好。

https://upload.cc/i1/2018/06/18/fwT7Bt.jpg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