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文章阅读 >小说:她用身体写给他灵魂的信——性别之美(第三部分 长期更新中)

小说:她用身体写给他灵魂的信——性别之美(第三部分 长期更新中)

  【51】

  儿童节的魔力是巨大的,同学们都提前来到了学校,脸上兴奋之情彰显。

  英英尤为突出,被一帮女生包围。

  连一身破补丁的王小胖都跑过去说:“哎吆来,英英你今天还怪好看来!”

  他是小流氓!

  女模今天也穿着新衣裳,竟然还是裙子,那年月小闺女能有条裙子可是宝贝。

  英英从小人就白,再加上长得又不赖,所以她俨然成了众女生中的公主。身份的提升,使她持续把嘴巴张开,恨不得立马向全世界宣布她几经改名叫白雪。

  风筝没凑过去,而是远远地站在一边晃着俩小辫儿,看着英英什么话也不说。

  我在思考问题,难道英英就不郁闷,不紧张吗?最后得出结论:英英基本就是个傻子。

  这时老师来发标语旗,俺立即被吸引。

  我比较贪,通过拍马屁等手段,从老师那弄了俩,顿时意气风发。

  在长长的行进队伍里,我高举小旗子,和兄弟们山呼口号,把啥么郁闷、紧张,一股脑抛到了脑后。

  该有的兴奋和欢乐弥漫我的脸庞,一个孩子的儿童节,就应该拥有这样的心情。

  小爷突然想抒发下自己的无B激动,于是就来了几个跳跃。

  几个跳跃不打紧,却让我发现了一种东西。

  【52】

  前面几个高年级同学的脖子上系着一条通红的布条,严重拉风。

  刘让马上违反纪律脱离队伍,举着俩小旗跑到老师身边指着通红问:“那是什么啊?”

  “呵呵,红领巾。”

  “我怎么没有啊?!我不是要演节目的吗?要戴那个才能演好的。”

  要死了,小爷竟然提到了演节目,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从脑袋后面跑出来的。

  老师笑着摸摸我的头,说:“红领巾二年级才能戴,下次六一你就有了。”

  “真的?”

  “显然。”

  “说话算数哈。”

  “显然。”

  ……

  瞄了几眼帅呆的红领巾,俺返回队伍,禁不住又来了几个跳跃,表达我对那一抹通红的迷恋。

  据说,高年级男生早就听说一年级有个叫刘让的,很能,严重能。所以他们商量着找个有空的时候,把我揍一顿,杀杀小爷的威风。

  娘的,我好倒霉。

  【53】

  充满节日气氛的镇大礼堂,人山人海,欢声笑语鼎沸。

  娘了个腿儿,灰熊热闹,我很喜欢。

  文艺汇演开始喽。

  苍天,紧张和郁闷再次复活,蹂躏小爷的幼小心灵。

  不过,第一次看到如此场面,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节目,刘让渐渐变得全神贯注。

  直到报幕员提示俺村准备、老师把我拉到舞台旁边的时候,小爷的腿果断软化。

  舞台之下,那是黑压压一片人头啊!

  英英估计要尿裤子了,一点也不顾及自己公主的身份,脸憋得血红。

  很承认,此时的我,紧张已经彻底覆盖了郁闷,但还是下意识扩大了和英英的距离。

  就在某一个时刻,老师两个巴掌同时一推,俺和女模完全暴露于广大人民群众面前。

  还真是奇怪。

  我的大脑一下子成了空白,连比划带唱不知不觉就把[快来,快来,我们是海军]给整完了。

  而英英到底有没有表演,有没有唱,俺压根儿没注意。

  跑出舞台,老师在笑,我也冲他嘿嘿笑。

  听到了,台下的掌声“哗哗”滴。

  小爷禁不住回望舞台,又回味片刻,没想到,那地方的感觉灰熊好。

  需要顺带记录的是,那次六一,父母亲被镇文化站的站长邀请去压轴演出。

  父亲拉京胡,母亲摇身一变,化作阿庆嫂唱了[智斗]选段。

  其实他们完全是演给领导和老师们看的,俺们这一大帮娃娃根本听不懂。

  尽管如此,小爷还是灰熊自豪。

  王小胖指着台上,大叫一声:“刘让,那不是你爹和你娘嘛!”

  废话,完全没错。

  其他村的学生也听到了,纷纷回头、转头来看我。

  那感觉,大美!

  不过,这并不是一年级里俺最开心的事,那件事发生在从镇礼堂回来之后。

  【54】

  话说俺们的队伍一拉回本村,老师便在教室里举行了特殊的颁奖仪式。

  怎么个特殊法呢?为俺一个人颁奖。嘿嘿。

  原来,各村把本校的年度三好学生名单上报了镇里,然后六一汇演后把奖状和奖品带回。

  敬爱的老师把一年级唯一的名额给了刘让,真是太英明了!

  右手握着嫩黄嫩黄的大奖状,左手拿着高档得严重过份的铅笔,哈哈,小爷站在讲台上笑成了个被砸烂的西瓜。

  我TM就是忍不住,站了多久笑了多久。

  当然也有遗憾,遗憾的是老师没让俺发表获奖感言。

  其实现在想来,三好学生应该具备多方面优秀素质,至少也要德智体过硬。

  可在学校里,学习成绩无疑占据着江湖老大的位置。

  前面一年级的所有考试中,刘让做到了全第一,那把仅有的三好学生名额给我,也有老师的道理。

  看来学习好,好处大大的。

  那天,提早放学。

  我开足马力,往家飞冲,小爷要回去向父母报喜。

  【55】

  王小胖擦着汗在后面追:“刘让,把你那带橡皮的铅笔给俺看看啊!”

  看什么看,看了眼里扒不出来了怎么办?这是小爷的奖品。

  很快,俺就把王小胖甩在身后,他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我使劲跑,当然不会忘记频繁“嘿嘿”偷笑。

  还是风筝腿脚利索,而且是神出鬼没,她竟乍然出现在我面前,挡住了小爷的去路。

  俺赶紧把笑得打离婚的两片嘴唇闭牢,撩起雪白的新衬衫,擦了擦额头的汗。

  风筝晃了晃俩小辫儿,问:“小让哥哥,我一起去你家好不好?”

  天哪,风筝,你想什么呢?!小爷立马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行!”

  风筝又说:“那我告诉俺娘你得三好学生了,好不好?”

  我思考了一下,很爽气地道:“好吧。”

  刘让冲进门口的霎那,实在控制不住,只好再次“嘿嘿”,终于看到俺亲爱的爹娘了。

  我气喘吁吁,貌似有点呼吸困难,但丝毫无法磨灭俺英武的形象。

  刘让把奖状往父亲面前一递,雄赳赳气昂昂道:“爹,俺得三好了,这是奖状!”

  又把带橡皮的铅笔交给母亲:“娘,这是奖品!”

  一切搞定,小爷等待奖励中……

  【56】

  习惯于微微笑的父亲,罕见得奉献了“哈哈”。用他令我晕倒式崇拜的强壮肱二头肌,一个飞扬,把小爷扔到了脖子上。

  父亲问:“小让,想要啥奖励?”

  “吃肉!”

  晕个大倒,我咋就这么点出息啊。话一出口,立马后悔。当时家里条件还可以,不拿三好,也可以吃肉的。

  刘让赶紧改口:“俺突然不想要吃肉的奖励了。”

  父亲哈哈笑,问:“那要什么?”

  母亲插话道:“小小孩儿家要什么奖励啊,以后你再调皮捣蛋,娘少拧几下就算奖励了!”

  我偷偷瞪她一眼,表示愤慨。

  父亲把我放下来,招呼母亲:“换上好衣服,咱去镇上。”

  我问:“去镇上干啥?不是刚回来吗?”

  父亲说:“带上你的奖状,咱拍相片起。”

  在那个年月,很少有机会照相,而我又对能把自己弄到纸上的游戏无B热爱。

  于是一个跳跃道:“嘿嘿,好的。”

  ……

  就这样,在1986年6月1日,第一张全家福诞生。

  在这张照片上,拿着奖状站在最前面的刘让有一种特有的豪情万丈,但拍照时一贯非常丢人的特色还是存在。

  【57】

  父亲骑上“大蓝金鹿”,后面驮着大美女俺娘,前面斜载着小爷刘让,冲啊,目标镇照相馆。

  在摄影师的指导下,父母亲正襟危坐于天安门背景幕布前,我则两手打开奖状靠在他们膝盖上。

  这造型,很时代。

  就在摄影师刚要拍的时候,我猛然回头对母亲说:“娘,是不是多亏了我?”

  母亲问:“怎么多亏了你啊?”

  刘让:“要不是我,你还不能来照相呢!”

  母亲呵呵笑,把我的脑袋跟扭个玉米棒子一样扭过来。

  该死的摄影师叫道:小孩,别乱动!

  娘的,好吧,听你的,谁让你有相机呢。

  摄影师又说了句“照了哈”,然后只听一声“咔嚓”!

  我不知道那声“咔嚓”有多短暂,但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俺老毛病又犯了。

  各位看官,刘让8岁之前的照片全一个特色——张着嘴,舌头伸出来,成妖魔狂笑状。

  我怎么会那样?再乐也不能乐成那样啊。

  还有就是,我为什么把握时机把握的那么好?!受不了。

  时间不会因为忧伤而走快半分,更不会因为欢乐而停顿半秒。

  几乎是打了个喷嚏的工夫,就到了1987年的秋天。

  已经读小学三年级的刘让,对风筝实施了一次摧残,摧残程度之严重差点让她成为爬行动物,令我至今无法释怀。

  【58】

  那天是星期六。

  刘让率领王小胖、毛东东等7名兄弟,在村外河边的沙滩上,与4名高年级学生进行了第11次恶战。

  灰熊可喜,可喜得想哭,我的队伍第11次战败,有5个家伙还TM哭得快喘不上气来了。

  不止一次发现,小爷所掌握的那些花拳绣腿在王小胖等众面前还略见奏效,每当碰到这些大家伙,就彻底晕菜。

  由此看来,父亲假期里给俺找的那些武术师父水平都一般,下次嘱咐他找个厉害的。

  小爷作了必要的战后安慰之后,说:“你们都回家吧,剩下的交给俺。”

  我要去做一件每次打了败仗都要做的事情,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如下:

  1、 虽然挨了打,但依旧有不服输的气节;

  2、 让小兄弟们知道,小爷不怕他们,终有一天把他们打败;

  3、 我得给阶级哥们打打气,否则以后不听指挥了;

  4、 武力上的吃亏,俺要用文化找回来。

  小小的刘让,开始独自溜达,溜达到高年级首脑人物家门口,一屁股坐下来。

  小爷清清嗓,开始作战。

  打不死他,就文化死他!要晓得俺爹能倒着背唐诗,俺三舅天天在家修改宋词。

  对了,还有俺娘,把唱山歌的嘹亮顺带生给了我。

  当了个当,闲言碎语咱不讲,开骂。一定要抑扬顿挫,带着哆来咪,还要一把鼻涕一把泪。

  “大雨哗哗地下,北京来电话,叫你去当兵,你还没长大;大雨哗哗地下,北京来电话,我开车去接你,‘砰’,撞到嫩爹鼻子尖……”

  汗一个。

  “嫩娘开灰机,掉下来跌破B;嫩爹开火箭,掉下来跌破蛋……”

  再汗一个。

  “嫩娘盖着辈子露着B……”

  严重汗一个。

  哈哈,终于到达文化的最高境界,不堪入耳。

  对于以上言论,刘让须鞠躬,向人家道歉。

  小山村顷刻再次沸腾,这谁家孩子又得罪刘让那个小魔头了?!

  其实,我骂得虽爽快,也心有余悸。

  人家又听到了,母亲肯定也又听到了,这顿打肯定又免不了,唉!

  就在这当口,王小胖颤抖着嘴唇开着幸福125,“嘟”,向俺疾驰而来。

  他喊道:“让哥,别骂了,快跟俺走!”

  【59】

  伴随着脑海中沙滩上惨烈的战斗画面,小爷正骂得有感情,便对小胖说:“没看到我在办正事啊?!哪里也不去。”

  王小胖道:“别傻了,今晚咱村放电影,功夫片。”

  我立马弹起来问:“你确定?”

  “放映队已经进村了,我去看过,片子叫[南拳王]。”

  “那还愣着干啥,走,占地方起!”

  继[少林寺]后,[南拳王]将我再度俘虏,当天夜里小爷的梦里全是邱建国那个大男人。

  第二天,父母亲去外村的培训班上课,我搬了个板凳坐在天井里继续做梦。

  快看,俺笑了。因为小爷在梦想中化身南拳王,使用他的绝招,高高跃起,双膝紧紧闭拢,一下子跪在大坏蛋的肚子上,那坏蛋顿时连血带尿四处乱溅,好不快感!

  小爷要是会这一招,那高年级几个臭家伙的肚子,要想不遭殃是灰熊不可能的。

  嘿嘿,俺得把它练成喽!

  刘让从板凳上站起来,挠了挠头皮,回想了下电影中南拳王练成绝招的过程。

  然后,俺先皱着眉,咧着嘴,动用九牛二虎之力扛来了梯子,并把它靠到墙上。再去找来几页瓦片放在下面。

  搞定,开练!

  “噔噔噔”,小爷飞速爬上了三格,转身。

  老天爷,貌似梯子有点晃,怎么感觉和爬树不同呢?

  更重要的是,我确定要双膝紧紧并拢,“嗨”的一声,跪到下面的瓦片上吗?小爷应该没那么傻吧?

  得去把王小胖叫来,让他跳跳试试,我看看有啥么后果先。

  【60】

  还没到他家,就听到了歌声,无B难听的歌声。

  王小胖的破锣嗓子响彻长空:“扭了扭了扭了扭,一扭扭到十八九,俺娘不给俺找婆家,俺就跟着人家走,人家走……”

  我蹑手蹑脚靠近门口,翘着干瘪的小臀部从门缝瞅进去,乖乖,天井里正在开演唱会。

  王小胖的妹妹也晃着脑袋唱个不停,唱的啥根本听不清,只听见:“哼哼哼,哼哼哼……”

  俺倒,牙都还没长全,唱得哪门子歌哦?!

  “啪”,小爷干瘪的小臀部被人拍了一下,吓俺一跳。

  丫丫个呸,是风筝,她怎么又来了?!

  我咬着牙、红着脸低声怒斥:“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以后不许摸我屁股!”

  风筝咯咯笑:“是你自己把屁股翘得老高,小让哥哥你在看什么?”

  “你管我看什么呢,快回家去!”

  “我不,我要你带我一起玩儿。”

  唉,关键时刻,这个死丫头老来添麻烦,我挠挠头皮、转转眼球说:“明天,明天带你玩儿。快回去吧,要不以后永远不带你玩了,听话哈。”

  这话还真管用,她看了我一眼,和俩小辫儿一起蹦跶蹦跶走了。

  她也许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今天她难逃一劫。

https://upload.cc/i1/2018/06/18/fwT7Bt.jpg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