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文章阅读 >小说:她用身体写给他灵魂的信——性别之美(第一部分 长期更新中)

小说:她用身体写给他灵魂的信——性别之美(第一部分 长期更新中)

  我有个小三叫文字,她带我真实记录生活……

  【1】

  那年8月17日的中午,在山东临沂发生了一件严重见不得人的事,除了两个当事人,就只有我知道。

  敲了下脑壳,努力回想,事情发生时我在干啥?

  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不妨做个自我介绍先。

  我姓刘,文刀刘,暗喻文武不全。单名一个让字,当仁不让的让。

  灰熊好记。

  含羞走……,记起来了。

  那天中午俺正四仰八叉躺在凉席上无限遐想,什么样的遐想类?翻译成洋文叫性幻想。

  不要笑俺,俺也老大不小了,有遐想那才叫正常。

  我已经初中毕业,14岁了都。

  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我刚经受了人生中的洗礼,也可以叫竖起了一座伟岸的里程碑,碑上鸡飞狗跳得写了两个大字。

  对于这两个大字,我有着无B深刻的理解。

  因为就在俺年龄刚超出两位数不久,学过一门课,叫《生理卫生》。

  虽然不知道航空母舰长啥样,但我认为这门课是初中所有课程里的航空母舰,重量级的。

  记得拿到新书的那天,同学们个个表现得异常诡异。

  你看那些女生,她们怀着忐忑外加澎湃的心情,很厌恶得把《生理卫生》纷纷扔进自己最放心的角落,充分发扬了孔爷爷非礼勿视之精神。

  骗鬼哦,肯定会偷着看的,严重的。

  若干年后,我在一个叫天涯的论坛上知道这种行为叫装B。

  特别要鄙视的就是俺的好哥们儿王小胖了,当时是这样的。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生理卫生》塞进了书洞。

  可这孩子忘了把手拿出来,死死摁在书上,一双看不见眼球的小眯缝眼儿以痴呆状凝视前方,像极了发情的林黛玉奶奶。

  这还不算完,死胖子的脸色在变化,先是微微泛红,继而向紫茄子转化,看来是憋得不轻。

  我走过去询问:小胖,你咋了?

  他哆嗦了一下,然后把肥嘟嘟的嘴唇贴紧俺的耳朵,咽了口唾沫,低声道:让哥,听说这本书上,画着大闺女那里的图。

  丫丫个呸!好你个小流氓!我真想飞起一脚,猛踢他裆部的那枚针。

  我有个小三叫文字,她带我真实记录生活……

  【2】

  刘让可是个好孩子。

  从小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还有“鹅鹅鹅”的忠实信徒,这样看来我貌似是一个政治面貌优秀、学习态度端正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另外母亲大人更是天天三令五申,一定要俺做个守妇道的男人。如此教化下,我好像又应该是一个道德观念灰熊强的好少年。

  于是乎。

  俺面色严肃,向《生理卫生》发动了进攻。

  义愤填膺中,我将数张敏感页果断撕下,并山呼:不是小流氓的跟小爷一起撕!

  全班同学统一张开嘴巴向俺表示致敬。

  TMD王小胖“噌”得站起来,道:刘让,我告诉老师你撕书,而且,而且你还让大家跟你一起撕!

  我哭,当时可是敏感时期,班主任正在琢磨呢,准备把我这个实质上调皮捣蛋成性的班长撤职查办。

  娘的,而且你个大胖头啊!我怎么交了这么个朋友?!

  但是。

  对于刘让的撕书行为,没有哪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来找麻烦。

  因为当时当地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老师愿意教这门课,除了怕传出去名声不好还怕被老婆打。都是让学生自己看。

  再说了,我早就数次扬言:谁批评我,谁撤我的班长,我就写大字报说他是流氓老师!

  只是没有哪个园丁对我的撕书行为进行表扬,令我灰熊不快。

  看来,从那个时候起,就世风日下!

  说到这儿,我不禁黄河之汗天上来。

  因为实际上我也在装B,还TM装了个大型号的。

  【3】

  话说刘让同学,将数张敏感页撕下之后,便运用鬼使神差功,把它们偷偷塞进了口袋。

  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我镇定自若地走出了教室,走出了学校大门,随即撒腿就往河边的小树林跑。

  我能肯定,当时俺的心跳要么是停止,要么就是以250次\秒的频率往死里跳。

  据说王小胖曾经跟踪过我,但我认为这是个谎言,原因有二,如下——

  1、 就俺那飞奔的速度,就王小胖那烂冬瓜体型,能追上我的可能性比潘长江去扣篮还要低;

  2、 俺从小就具备很强的反跟踪能力,找到小树林里一个隐蔽处的时候,我特意仔细观察了四周,明明只能看见树。

  整个小树林里的树叶都在哗啦啦响,就像在鼓掌,那是被俺如饥似渴的阅读感动的。

  我不但对敏感页上的航空部分进行了充分研究,更对母舰部分展开了详细钻研。

  偶尔会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啊呀,我艹!

  【4】

  正因为想当初的刻苦钻研,所以那年8月17日中午,躺在凉席上的初中毕业生刘让,表现得无B淡定,并没有被昨天晚上的人生洗礼所吓倒。

  相反却是窃喜和兴奋横生,想不到小爷我也有今天,TM终于成大老爷们儿了,咔咔。

  就在昨天晚上的某时某刻,我的小超人突然被一团热乎乎、软塌塌的东西紧紧包裹,那东西啥么样我压根儿看不清,不知道用面目全非来形容是否准确。

  然后小超人它就……,它就那个了。

  捂脸中,俺害羞……

  鉴于《生理卫生》里的那几张敏感页,早已把俺变成了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虽然我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立马就看清了里程碑上两个鸡飞狗跳的大字——梦遗。

  然后我就含笑继续睡,睡得可美了。

  哇,夜生活真是舒畅啊!

  俺可以啃腚,那两个字的确是梦遗,而不是梦露,也不是玛丽莲或者并蒂莲什么的。

  还可以啃腚,人生中的第一次舒畅直接美化了俺8月17日的生活,直接带来了俺生命中的第一次性幻想,就像黄河之水,连绵不绝的性幻想。

  遐想里自然是女孩,严重丢人。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女的都多余,有男的就足够了,干嘛整个麻烦出来?这可能是女娲阿姨不小心犯的错。

  现在俺再也不敢这么认为了,那不是女娲阿姨犯的错,而是她送给男人最珍贵的礼物。

  她还把女人弄得挺好看的。

  是的,此时的我就是觉得女人好看,尽管在我以前的生活印象里,女的不是哇哇大哭,就是晃着俩小辫流鼻涕。

  但就是好看,就是好看。

  唉,此时的我早就灵魂出窍,就是给我头母猪俺也觉得好看。

  难道是好奇产生美?

  说到这里,我突然有告诉大家一个秘密的冲动。

  好吧,那我就说。

  【5】

  其实我老早就见识过小女孩的那地方。

  晕了个大倒,后来我看到很多文学读物里,称女人那地方叫私处,什么玩意儿哦!

  俺觉得不好听,我喜欢叫它小妹子儿。

  含羞跑……

  但是。

  小时候的见识让我愈加迷茫,迷茫得严重不轻。

  我见过的小妹子和《生理卫生》里图上画得不一样,和昨天晚上面目全非的好东西更有所大不同。

  我真的很迷茫。

  俺又是第一次真心实意想起了一个女孩,她叫风筝。

  很想让她立马回来,如果有可能,也好为俺解惑。

  要命,我提到了风筝。

  这样以来,我就不等不交待下那年8月17日中午所发生的一件很不要脸的事儿。

  这件事和风筝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她是当事人之一。

  这件事本和我没有一丁点儿的瓜葛,却随着事态的发展,让俺成了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致使年仅14岁的山东小汉刘让同志,第一次向势大力强进行了挑战。

  那好,咱先把裆部顶着小帐篷、沉浸在遐想快感中的山东小汉一脚飞之。

  咱直奔200华里之外的临沂城,围观一起暗绰绰中进行的非正常事件。

  【6】

  临沂兰山,8月17日的正午。

  太阳张牙舞爪撕掉了耳朵,成了日。激情喷张的光芒,毫不客气压向这座躺了2500年的古城。

  数不清的汗水被激情催生,滑过沧桑的街道,涌向几乎沸腾的沂河……

  再过十分钟,这里将有一个事件发生。

  一个14岁的女孩,脸蛋被晒成了红彤彤的番茄,正一步步走向事发地点,不时有清澈的汗顺着脸颊悄悄滴落。

  她叫风筝,美丽淳朴的风筝,就像沂蒙山区的石麓子花。

  哈哈,这个名字啃腚是我起的,否则不会这么好听。

  时值暑假,在父母的鼓励下,风筝进临沂城投奔了小姨,并经小姨的帮助进入一家酒厂务工,达成了她体验生活的愿望,还能顺带赚点小钱。

  (晕,俺脑袋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词,一是童工,一是勤工俭学,罪过罪过。)

  风筝严重开心,因为当她满头大汗刷瓶子的时候,领导突然宣布放假。

  她立马绽放了纯洁的笑脸,很想尽快回到小姨家,脱下又厚又脏的工作服,换上裙子。

  穿上裙子,风筝就会感觉自己变得更美丽,更凉快。

  “当里个当,村里有个花姑娘……叫那个啥来着……叫小芳,长得咋样啊?那个好看又善良!当里个当……”

  一个裸体面积超过90%的中年汉子正在事发地点,举着啤酒瓶唱RAP。

  严重不愿意告诉大家这厮的名字,因为我讨厌他,不要太坏的说。

  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头叫驴是风筝的小姨夫,该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

  娘了个腿儿,风筝到了!

  【7】

  风筝打招呼:“小姨夫,你在家呢。”

  中年男人醉眼朦胧,扬眼看着她说:“嗯……热,我在家。”

  风筝咯咯笑着道:“小姨夫,你少喝点啊。”

  笑个鬼哦,她根本不知道,就是这充满初级阶段青春的一笑,把中年汉子体内的酒精迅速点燃。他的驴眼从风筝脸上移开,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中年汉子有了一个发现,曾经的小丫头似乎在一瞬间长大了,变得像正要绽放的花骨朵一样让人心痒。

  风筝满脑袋的裙子,三步并两步走进自己房间,轻轻把门关上,但没有反锁。

  她从小就喜欢往小姨家跑,这里是城市,她很喜欢。

  10岁以前,小姨夫和小姨还住在厂宿舍里,她每次来都是和他们睡一张床。

  正在外面喝酒的中年人是小姨夫,刚刚14岁的风筝毫无戒备,也不会想到去戒备。

  她先拿出了裙子,然后开始脱又脏又厚的工作服。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声音很轻,轻得连顺风耳都听不见。一双血丝逐渐增多的眼睛,一动也不动通过门缝盯着整个风筝。

  【8】

  那个年代,在山东农村基本没有女人带文胸,那是个新鲜玩意儿,何况风筝还只是个14岁的女孩。

  所以脱掉工作服和汗衫以后,风筝浑身只剩下了一条小内裤,刚刚发育了8成熟的胸部,彻底暴露在小姨夫眼前。

  更要命的是,风筝把刚要往身上套的裙子又放到了一边。今天实在是热得离谱,她感觉到贴在身上的小内裤有点湿答答,想换一条干净的。

  就这样,青春萌发的14岁裸体顿时一览无遗。

  由于是临时决定的,所以风筝光着身子东翻西翻找干净内裤。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一道别样刺激的风景,提高着门缝里那双眼睛的血丝密度。

  门俨然遭受了高速度重创,“砰”的一声打开。

  小姨夫一个箭步冲过来,拦腰抱起风筝,压在了床上……

  【9】

  惊恐,被压到床上的那一刹那,风筝全部是惊恐。

  她不知道小姨夫这是要干什么,更不知道小姨夫为什么要这样。直至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向自己,她突然似乎明白了要发生什么事,随即眼泪狂涌而出。

  她使劲去推比自己健壮太多的小姨夫,身体拼了命地往一边扭,试图把双腿夹紧,可怜的喉咙哭喊:“55555,我要告诉我小姨!我要告诉我小姨!……”

  连风筝自己也弄不清楚,当时她为什么那么喊。

  但正是这句话,不知是挑动了那中年畜生的哪根神经,或是唤醒了他尚存在的些许良心。

  总之他停了下来,轻轻在风筝的肩头亲了一下,然后冲出房间拿起一瓶啤酒一口气干了。

  脸色煞白的风筝顾不上擦眼泪,穿上衣服飞奔而出。。

  小姨夫拎着空酒瓶,呆呆看着她的背影,一动也不动。

  那年8月17日正午的阳光,就是这样肆虐得疯狂。

  风筝坐上了回家的汽车,一路上时不时会拿手擦擦偷偷流下来的泪水,擦出一肚子的委屈和伤心。

  她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小姨,更不想告诉父母。她想回去找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我,刘让。

  【10】

  性幻想是有快感的,初涉此领域的我觉得很好玩,就一直躺在半山腰的一个“八”字型瓜棚里独自享受。

  也不知道风筝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好像从小就有找到我的神功,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我躲到哪里。

  由远及近的呼喊,并未打扰到我。

  可当风筝陡然站在我跟前,俺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捂着裆部坐了起来。

  都如此近了,她还叫:“刘让哥哥,刘让哥哥……”

  咦?

  我TM又是第一次觉得风筝的声音是那么好听,以前总觉得女孩子整天唧唧喳喳,能把人烦个透顶,现在才知道那是多么愚蠢的认为。

  风筝看我,我立马翘起了姿势煞是奇怪的二郎腿。

  她紧挨着我坐到了凉席上,竟然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飘进了俺的鼻孔,香的。

  风筝在我眼里曾经是一个累赘,令小爷无限烦恼的累赘,而现在她的一切都变得不同。

  感谢昨天晚上的梦遗, 让我第一次知晓了女性之美。

  不得不承认,我对女人的好感起源于性的启蒙。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诞生了更加一发不可收拾的爱。

  刚刚坐下来的风筝,眼泪“扑哒扑哒”往下流。

  万恶的刘让同志,同情心竟然没有燃起,却是看着她发呆。

  娘的,好看,就是好看。

https://upload.cc/i1/2018/06/18/fwT7Bt.jpg

网友评论(0)